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分身投胎万界在线阅读 - 第66章、论临时抱佛脚的重要性

第66章、论临时抱佛脚的重要性

        这不耽误事么?

        “曾教授,我反对!”

        王大书下意识就脱口而出。

        反对?

        好吧,曾教授还是第一次遇到在自己做出决定后有学生反对的。

        不过作为教授嘛,这点城府还是有的,曾教授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反对无效,记住,以后不要迟到早退,对待学习需要真诚。”

        “曾教授,其实我迟到是因为复习功课太晚。”

        王大书有些傻眼,虽说他并不需要那个毕业证,但就因为这么点小事而被卡住,着实有些难受,因而他急忙辩解了起来。

        当然,真实的情况是他昏睡了一晚上,不过话说回来,这门课他在智力属性提升之后,作为测试自己现在智力水平的手段,尽数复习研究过,甚至于一些曾教授都还没有讲过的东西,他都在网上搞懂了。

        “哦?好吧,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这里有套卷子,你做到130分,不,只要你做到100分,这门课,我给你满学分!以后都可以不用来上课了。”

        曾教授笑了笑,这样的学生,他见多了,索性就让其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锅儿是铁铸的,太阳为什么每天会从东方升起!

        说着话,曾教授便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套卷子,递给了王大书。

        要说这套卷子倒不是曾教授给这些大三学生准备的。

        他不但要给这些大三学生上课,同时还是博士生导师,带着几个博士研究生,而这套卷子就是给博士研究生准备的。

        没想到,这个时候倒用上了。

        想来也是,虽说有曾教授卷子的传言,但不管有没有这种事情,曾教授也不可能没事在手提包里准备一套用来对付迟到早退学生的卷子。

        王大书拿着卷子就信心十足的找了个偏僻位置坐下,拿出纸笔,开始做题。

        这套卷子没有什么什么考试的标题,上面的题甚至于是手写,但总分依然是一百五十分。

        前面部分的题对王大书而言,完全就是小菜一碟,大部分都是对各种经济规律的判断。

        但做着做着,王大书就感觉有些困难了。

        这并不是说王大书复习不到位,这问题很简单,这卷子是给博士生做的题,因而里面有相当部分虽说依然是由曾教授传授的那些知识构建起来的,但其中的思路以及方向却是深层次的问题,完全超出了大三课本的范围。

        做到七成的时候,王大书开始咬笔杆了。

        嗯,咬笔杆大概是不少学生的习惯,在遇到难题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咬咬笔杆,似乎这样就能够提升自己的灵感,解决这个难题。

        可不管王大书如何咬笔杆,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

        偷看了一眼正在讲课的曾教授,王大书都想要悄悄掏出手机去网上搜索答案了。

        不过,最终他还是按下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这么干的话就是作弊!

        王大书从小到大还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因而第一次想要这么做,心理这关就比较难度过。

        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看看自己已经做好的题,算下来也就只有一百零几分,如果里面还错上一两题的话,呵呵,那就悲催了。

        要说自己的属性点还有两点,如果用掉一点,借助提升智力属性的临时效果,将这张卷子做到满分都不是问题。

        但这样做是否有意义?

        王大书低头沉思了一会,最终做出了决定!

        随着智力属性从13点提升到14点,那空明的感觉随即出现。

        而在那空明的感觉出现之后,王大书第一时间便将整张卷子迅速看了一遍。

        目光所及之处,那些问题在王大书眼里变得简单了起来。

        这就好似原本隔着一座山,现在就只隔着一张纸了,王大书只需要轻轻一戳,便将纸戳破,答案自然而然就显现在脑海之中。

        提升智力属性所带来的空明状态维持时间很短,大概也就数秒时间便消失了。

        但就这么短短数秒时间,王大书就将卷子上剩余问题的答案尽数记了下来。

        以他现在的智力属性,记忆力自然不差,随后便按照记下的答案一一答了上去。

        而那位曾教授在讲课之余,目光却是不时的从王大书身上扫过。最初见他做题速度不慢,倒是点了点头,心头想着其基本知识学得扎实,寻思着是不是放对方一马。

        待到王大书抓头挠腮的时候,曾教授心头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也是他预料中的事情。

        之前就说过了,这可是给博士研究生准备的卷子,上面固然有简单的基本知识,但也有深邃的实际应用等等。

        如果一个大三学生都可以轻易将这些问题答出,曾教授感觉自己那几个学生差不多可以去死了。

        但没多久,曾教授就呆愣了,他看到王大书突然之间加快了做题的速度。

        这样的速度,就算自己的那几个学生也不可能做到啊。

        应该是做不出索性胡乱写的答案吧?

        这一点,曾教授是清楚的。

        从小学开始,老师们都会教导学生在考试的时候,哪怕是做不出来,也不能将题空在那里,怎么都得写一些东西。

        虽说写的东西未必有用,但万一正确了呢?而号卷老师也可能因为你的不放弃而象征性给你几分,这不就赚到了么?

        不过曾教授越看越不对劲,看王大书做题的模样却不像是胡乱答题。

        因而等王大书将笔一放,曾教授甚至于连课都不讲了,走过去将卷子拿起一看。

        嗯,字迹清晰规范,不错。

        接下来,曾教授就进入到自己习惯的轨道上了,掏出一支红笔就在卷子上批改了起来。

        对于这一突发事件,那些学生完全没有感觉自己的时间被教授浪费了,反倒是一个个好奇的看过去,心里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对于曾教授而言,卷子的答案早就铭记于心,因而批改起来,速度极快。

        前后不到十分钟,整张卷子就批改完毕,可批改之后,曾教授看着分数有些恍惚。

        一百四十七分!